我相信大多数从业者都有一个共识:专利代理工作比其他许多行业都需要更高的知识储备宽度。一个学科或领域有数百个分支。对于代理商来说,即使专注于一个领域,也必须了解不同分支机构的技术,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。

1、在日常工作中,不可避免地要进行碎片化学习。从长远来看,我们虽然学到了很多知识,但并没有形成联系,导致对每一部分知识的理解还停留在一个比较浅的阶段,无法有效深入地理解专利技术方案。本文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,探讨了如何建立自己的专利知识体系。

2、首先,主动学习是最提倡的方式。以龙天的一位资深经纪人为例。当机器学习成为热门话题时,他读了不少相关书籍,包括一些高校的教科书。在区块链技术兴起的时候,他还学习了区块链的付费在线课程。这种系统主动的学习方法,使他在相关领域拥有与学生同等的知识水平,使他在面对专利方案时非常冷静。

3、然而,很多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意愿主动学习,只能在日常工作中被动地受案例驱动学习,效果远远不如主动学习。笔者认为,如果不能主动学习,就要努力提高被动学习的主动性,把被动学习变成半主动学习。以下是两种主动学习的方法:

4、从一种知识开始,扩展到另一种知识。例如,在本公开中提及术语a。在看a的信息时,我们遇到B和C,为了理解a,我们搜索B和C,这样分别遇到B1、B2、C1和C2,从a开始,相关的技术概念形成树形图。在学习的时候,他们不局限于简单的学习,而是积极地学习树形图中的所有知识。这样,碎片化的知识点被局部地连接到一个平面上。

5、在很多公开文件中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:方案的改进点有些部分比较详细,有些部分由于现有技术的原因,常常用一两句话来提及。对于这样的现有技术,我们也需要主动去学习。通过替代本人作为本领域技术人员,本发明涉及的所有技术都可以理解到可以实现的程度。

6、改进的slam实现方案,本公开涉及IMU、特征匹配、算法、Ba优化、环路检测等,主要针对算法的改进,现有技术的其他部分,未作具体说明。agent应该学习内容的各个部分,学习相应技术的原理,并将其放入场景中,了解实现过程。对于本发明点,我们应该深入学习,例如学习算法时,它涉及特征矩阵和SVD分解,学习特征矩阵时涉及极几何,学习SVD分解时,涉及到线性代数中的特征分解和正交基的概念;我们可以通过学习或复习所有相关知识,通过遵循藤蔓;我们可以制定标准,以满足浏览相关材料时所有名词和术语已经理解,即使树已经用尽。这样,我们不仅学习了算法,还学习了三维重建、摄像机标定、姿态转换等技术的基本知识,在看到其他方案时很容易理解。

7、粒子是分子、原子、离子、电子和其他物质的基本单位。物理学的本质是对粒子的探索。因此,我们需要了解“粒子”的技术解决方案。当然,这里的“粒子”只是一个类比。所有技术解决方案都有其最基本的实现单元。作者建议,在得到技术解决方案时,应考虑“向下”和“小”“向下”指的是转换到较低层次的视角,“向下”指的是转向更微观的视角。例如:软件程序语言→汇编语言→机器语言→信号高/低电平→集成电路原理→半导体载波运动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学习到了他们遇到的不熟悉的知识。当不可能进一步“向下”和“小”时,我们一般会认识到对“粒子”的理解,并得到方案的实质。

8、技术解决方案是通过智能手机手势识别实现音量调节。从应用层来看,该方案建立了一个触发条件,在识别特定手势时触发音量调整操作。然而,这样的理解不能触及方案的实质,所以我们不妨往下想。例如:如何实现触发条件是在应用层执行一段程序代码;如何执行程序代码是调用框架层中的组件在AP中生成手势控制过程,加载代码,同时读取手势识别数据;如何获取手势识别数据是ISP输出手势图像并分配给NPU的手势识别过程,手势识别过程输出的手势识别数据通过手势控制过程通过层层挖掘、思考和学习等方式读取,最终可以理解智能手机上两个模块之间的交互作用,而整个过程都在软硬件层面上进行,不仅学习知识,而且有利于编写高质量的专利。

9、知识骨架是指基于不同知识共性的知识连接框架,是建立知识体系的基础。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知识框架。作为电学领域的一个主体,笔者认为电磁频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电学知识骨架。电磁波谱包括不同波长和频率的电磁波,每一波段的电磁波都可以延伸很多技术分支,可以覆盖电的主要领域。例如,紫外相关技术包括紫外光谱(涉及材料检测、生物校准)、半导体光刻等;可见光相关技术包括成像、计算机视觉、图像处理、照明、显示等。,微波相关技术包括移动通信的主要标准。电磁频谱反映了这些技术的基本原理。通过这一知识骨架,我们可以发现不同知识之间的共性,更容易在学习中深入理解。

10、计算机领域的agent也可以以计算机体系结构为知识骨架,包括硬件和软件的多层结构,实现不同分支技术、软件和硬件之间的关联。

11、当学习到新知识时,它会被填充到知识骨架中相应的位置,就像填充拼图一样。随着知识的积累,拼图变得越来越大,越来越完整;而且,我们可以主动发现缺失的拼图,消除知识盲区,最终建立起完整的知识体系。

12、在专利代理工作中再好不过了。不管我们写了多少专利,当我们面对下一次披露时,我们可能是无知的。学无止境,愿每一位专利代理人都成为知己先生!